【榜書解析】
  如果我是加西亞·馬爾克斯的中國出版商,此時我多少會有些懊惱,沒能再快一些地推出幾本他的正版作品。這樣現在在榜單上的馬爾克斯,定然不僅僅是兩本。
  好作家的作品,永遠都不嫌多,更何況是像馬爾克斯,這麼好的一個作家。《百年孤獨》已經被談得太多了嗎?好吧,那我們就來說兩句《霍亂時期的愛情》。當人們抱怨馬爾克斯只會寫魔幻現實主義的時候,他不服氣地去寫文學里已經被多次描寫過甚至應該是被最多次描寫過的主題——愛情。從宏大回歸細小,從磅礴來到幽微,這樣洋洋灑灑地講述了一個長達53年7個月零11天的愛情故事。
  當船長問阿裡薩“見鬼,那您認為我們這樣來來回回的究竟走到什麼時候?”時,“一生一世。”看到他的回答時我激動不已。這是一本關於愛情各種可能性的書,忠貞和放蕩並存,轉瞬即逝和相互相依同在,但當阿裡薩給出這樣的回答時,這已經不僅僅是一本關於愛情的書了。“趁年輕,好好利用這個機會,儘力去嘗便所有痛苦。”年輕時,阿裡薩的母親這樣對他說。多年後,在船上說出“一生一世”的時候,他當然已經嘗便了各種痛苦,愛情里的痛苦也是人生痛苦的一部分,他就這樣來來回回地走著、碰撞著,勾勒出一幅生命無止境的畫面,動人,美麗。讓我對這本書的喜愛,不遜於《百年孤獨》。而且,這本書是在馬爾克斯獲得諾獎後寫出來的,獲獎對他身為作家的職責部分毫無損傷,這也是很了不起的。
  現實太殘酷,讓清明美好的東西總顯得更可貴,馬爾克斯的小說本身就是清明美好的事物之一,而他在《迷宮中的將軍》里的一段描述,總讓我願意對這個世界多一份相信和堅持。書中披著一身莊嚴光華從黑夜中走進卧房的少女,她的光華是髮帶上的螢火蟲。她隨身攜帶了一小截挖空的甘蔗,在解下髮帶時,她便將螢火蟲收進甘蔗里,這樣保全了它們的生命,讓少女可以下一個晚上到來時再次將它們取出,發光。世間美好事物如螢火蟲之光,而馬爾克斯的書,大概就是那保存光亮的甘蔗吧。看似普及卻如此珍貴。
  新京報記者 薑妍
  新京報書香榜數據由北京圖書大廈、王府井書店、中關村圖書大廈、涵芬樓書店、三聯韜奮書店、萬聖書園、開卷公司、亞馬遜網上書店、噹噹網上書店、北發圖書網等提供。  (原標題:馬爾克斯的愛情痛苦)
創作者介紹

DDR3

irloeycp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